欢迎访问:日日啪在线影院日日啪-日日鲁夜夜啪在线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小华的处女蜜月行

             小华的处女蜜月行

2012/12/01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字数:3万4千


一、蜜月之始

  昨晚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日子--新婚之夜,有了个属于自己的温柔漂亮的妻子,她叫小华,很漂亮,拥有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一双纤细修长的美腿,身高160, 每次小华穿着高跟鞋时,我都会盯着她的美臀,而小华在我戳热的视线下,总是羞涩的低下头,不敢正视我的眼睛,这样很是满足了我的占有欲。

  新婚夜之前,小华还是个处女,这是我最值得自豪的一件事,别人总是说,现在要找处女都得追溯到幼稚园,但小华却将她的处女膜保存了二十几年,在和小华恋爱的两年内,我不止一次的想将小华的初夜占为己有,但由于小华异常的保守和坚决的坚持下,她的处女膜依然保存着,等待我的采摘,因为这,期间和小华还发生过一些矛盾,但最后我们还是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我们很幸福。
  虽然没有得到小华的初夜,但到昨天为止,小华身上的一切都被我探索过,除了最后一步,这是小华对我最大的让步,我知道她很爱我,否则,一个封建家庭中长大的保守女孩,不会如此的纵容我。

  躺在大红的婚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虽然有点迷糊,但我的思绪早就飞到了浴室之中,那里,我的新婚妻子正在沐浴,想像中,小华迷濛着双眼,两只小手将沐浴露均匀的涂抹到身体的每一处……

  想着想着,我不禁笑出声来,因为我记得有次尿急,冲进浴室里撒尿,哪知小华正在旁边的浴池洗澡,那时的浴室里弥漫着浓浓的水汽,虽未达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但小华居然没有发现我进来,可能是因为当时小华背对着门,后来小华正面转过来时,还是没有注意到我,在我的双手触摸到她的乳房时,小华才知道有人,当时的尖叫声,吓得我夺门而出,后来才了解到,小华家里虽然封建,但却是书香世家,从小,小华就爱看书,导致现在高度近视,只要将眼睛拿掉,就成了睁眼瞎。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禽兽,当知道小华的这件事后,我只要有机会,都会在小华洗澡时,偷偷潜入,进行自己的兽行,但仍然没有得到小华的初夜,这是我最郁闷也是最期待的一件事,每次想到这,我都哭笑不得。

  但这次我却没有偷偷去看小华洗澡,因为小华已经是我的老婆了,法定的,无人可以替代,我现在正在想着另一件大事,也是昨天未完成的事,就在昨天,我拥有小华的一天,由于太是高兴,又被同学和同事合起来整,最后不省人事,想想就觉得对不起小华,新婚之夜,自己醉的跟个死猪似地,留着小华独守空房,为了弥补过失,我决定,等会就将小华占有,不留一丝遗憾。

  浴室里的水声渐渐停了下来,我的心跳骤然高升,期盼了几年的身体即将毫无保留的展现在面前,任我亵渎,令我有种不真实感,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哗』的拉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一具洁白晶莹的身体出现在面前,我脑门一阵充血,眼睛圆瞪,只见刚出浴的小华,只用浴巾包裹着身体,上身露出一片洁白的酥胸,下身却也只能遮到腿根处,小华的两只手拿着毛巾,不停的擦着湿漉漉的头发,随着动作,酥胸一颤一颤,相当有节奏,晃得我有种流鼻血的冲动。
  也许我的眼光太过炙热,小华向着床上看来,开始好像看的不是很清楚,于是走到桌子上,带起了眼睛,才发现我正盯着她看,随即一脸甜笑道:「老公,你醒了,头还晕吗?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了,对身体不好。」

  听着这完全发自内心的关心,我心里暖暖的,而且小华一点没有责怪我,不过这更是令我深爱着她,「老婆,对不起,昨天太高兴了,冷落了你,都是老公不好。」

  听到我这样说,小华似乎才想起,昨天是两人的新婚之夜,于是甜甜的小脸上,带上了点微嗔,道:「哼,坏老公,你做错了事,我要代表月亮惩罚你。」
  这么幼稚的话,令我开怀大笑,这一插科打诨冲淡了我的兽欲,笑道:「老婆,你说吧,怎么惩罚,老公配合你。」

  「真的吗?老公,你可不要反悔哦?」小华一脸狡黠的道。

  看到小华这表情,我心里一咯噔,我知道虽然小华言语有时幼稚,相反却是非常聪明,可能与她从小一直看书有关,不过既然话已放出,我只能硬着头皮,流露出王八一样的大男人气质,道:「老婆,你这是怀疑我的人品,老公可是说话算话的正人君子,八匹马都拉不回的。」

  小华琼鼻一翘,娇声道:「老公这可是你说的哦,我可没有逼你哦!」
  我将头一翘,一副高人的模样。

  小华眨了眨眼,俏皮的道:「老公,我要罚你两天不准碰我。」

  这句话就像一颗定时炸弹,炸得我当场呆立,吃惊的望着小华,自己的心思居然被猜的这么准,看来还是小看她了,心里一想,这样可不行,好不容易可以名正言顺的占有她,可不能就这么妥协了。

  我用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望着小华,巴巴的道:「老婆,不要啊,这个惩罚太重了,换一个好不好。」

  小华两手一掐腰,道:「八匹马都拉不回的正人君子。」

  虽然这话刚才才说过,可为了性福着想,还是舔着脸哀求道:「老婆大人,小人向您赔不是,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小人这一回吧!」

  看着我说的有趣,小华『扑哧』一笑,不过还是没有被我的花言巧语所折服,道:「老公,认识到错是好事,不过既然错了,就要勇于承担责任,这才是正人君子。」

  我心里想想,都两年了,一直就是这么过来的,也不在乎这两天,不过可不能就这么妥协了,该有点好处,要不然,我这男人的地位就保不住了,道:「老婆,两天不碰你可不行,但是可以像以前一样……」

  我后面的话没有说完,眨了眨眼,用挑逗的眼神扫视了小华的身体,我的表情动作令小华小脸一红,头低了下来,不过小华还是点了点头。得到小华的默许,我开心的笑了,心里好像占了很大的便宜似的。不过,要是我知道,如果当时再坚持一会,小华肯定不会为难我的话,估计自己想撞墻的心都有了。

  我向小华招了招手,并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小华的脸更红了,不过还是慢慢爬上了床,依偎进了我的怀里,我兴奋的全身发热,双手熟练的颤抖的抚摸着怀里的玉体,两年来,我无数次的抚摸过,不过都没有这次这么激动,也许是心境变了。

  「老公,小华爱你,你最好了。」在我双手的动作下,小华渐渐的,身体发热了,晶莹的玉体上透着红色,煞是诱人,我轻轻的拿掉浴巾,一具只穿着内衣的身体出现在我的面前,看了无数次的我,还是百看不厌。

  「老婆,你太诱人了,我能吻你吗?」

  还没等小华回答,我就把嘴直接吻了上去,舌头不等她反应就长驱直入她的嘴里,拚命地缠绕她的香舌,两手也没闲着地往她的身上游移。虽然小华的手有意无意地反抗,当然抵挡不了男人粗壮的手。

  我们抱在一起接吻,我用舌头来回在她的嘴里舔,双手不断地轻轻揉搓着她的两个奶子,不断地亲吻她的脖子和胸前露出肉的地方。

  「不要啦!我……喔……喔……」

  我的手早已绕到前面来,覆盖住她的胸部,我温柔地搓着她的胸部,隔着胸罩不停地用手指刺激她的奶头。

  「可以把胸罩脱掉吗?我想看看你的胸部。」我问道。

  小华坐起来,我亲手帮她把胸罩拿了下来,然后呆呆的看着她胸部。太美了!她的奶子很大、很挺,乳头不大不小刚刚好,而且还是粉红色的。看到这样的处女粉红奶头,我忍不住就亲了过去,贪婪地吸吮着她的乳头。

  「嗯……嗯……喔……小力一点啦!」

  「舒服吗?」

  「嗯……好舒服喔!被老公吸……很舒服!」

  小华已经很兴奋了,她轻「啊」了一声,那是一种美妙的求爱声音。我用舌尖轻佻着左边的奶头,右手没闲着的用指尖轻抠她的右边奶头,她的身体反应又更激烈了。

  然后我的手不安份地慢慢向下移动,「不要啦!不要……」本能的矜持令小华还是放不开。我的嘴再次吻上了她的嘴,解除她心里的不安,手慢慢碰她的内裤,一接触到内裤的时候,没想到手上感觉到一阵潮湿,原来她早已经湿到不行了!
  脱掉她的内裤后,这时候她阻止我了:「不要了……不要了啦……」

  「我会很温柔的,只是看看而已!」

  「老公,你知道的,人家还是处女喔!好吧,只是看,不许摸!」

  这时候她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双腿紧闭着,两只手掌紧贴在小腹上,试图遮掩住她性感的神秘地带。

  「你干嘛要遮起来?」我故意问。

  「这样人家会很害羞耶……」

  「我就是要看你的穴。」我说。

  「呵呵……可不可以不要?很难看的。」

  「不会啦!我觉得它很漂亮喔!」

  我推开了小华的双手,清楚地看到她的神秘地带,性感的黑色丛林就出现在我的脸前。她的毛挺多的,柔柔软软、整整齐齐,长成倒三角形的形状,太可爱了!
  我把小华长长的双腿向两旁推开,没想到她的毛意外地多,一直长到两片阴唇的旁边,两片阴唇还是像处女般粉红,不愧是处女。淡粉肉色的嫩鲍两侧还长有挺多阴毛,在她白嫩长长的双腿与小腹之间把粉嫩的阴唇清楚衬托出来,想不到小内裤里头居然藏着个这么令人兴奋的嫩穴!

  以前,虽然和小华只差最后一步,但她一直不让我碰看她的穴,今天没想到,小华将她的穴也开放给了我,我兴奋的双眼充血,恨不得就地正法。

  我低下头贴近小华的性感嫩穴,看着她最性感的阴唇,我还是第一次这么仔细地观察着女生的私密部位:两片淡粉色的阴唇之间若隐若现地透露着一条小窄缝,还不时流露出透明湿润的液体,令嫩鲍中间那两片鲜嫩的阴唇早就已经湿润起来。

  「很漂亮啊!很想亲一口……」我说。

  「不许摸,那是女孩子尿尿的地方,很脏……」

  我不等小华说完就直接吻了上去,并伸出舌头去轻轻舔着她那两片娇嫩、湿润的阴唇。

  「啊啊……啊啊……老公......你怎么……你说过不摸的……喔……」
  「亲爱的,我有说过不摸,可没说过不舔喔!」我说着,继续亲吻小华的嫩穴,然后将舌尖
从她两片嫩唇之间由上到下舔了一遍。

  「啊……老公……你……怎么会……你很坏耶!你……」小华伸出手扶着我的肩膀,似乎对我的举动感到相当兴奋。

  我感觉到舌尖传来奇特的滋味,这就是小华淫液的味道,就像春药一样刺激着我的神经中枢。

  我继续亲吻着小华的小花瓣,还用舌尖深入她的花瓣之中舔撩,「啊啊……喔……老公……不行……啊啊……不行这样啦……喔……」小华开始受不了的叫起来。

  我舔完阴唇后,又开始用舌尖去舔舐她的阴蒂。小华还是处女,哪受得了我的抚摸和舌尖挑逗、刺激,小华大概被我这样的举动弄到非常兴奋了,淫叫的声音越来越大,她的双腿不停地在我肩膀两侧挥舞着,她的手臂也紧紧地抓住床角两侧。

  「我……啊啊啊啊……我……我快……不行了……喔喔……不要……喔……老公……」小华用力推开我:「不要再弄啦!」

  也许女生的第一次,都会有种恐惧心理吧,小华是第一次将穴开放给我,可能还不适应,我不能太勉强她。

  我停下来问她:「老婆,你愿意给我吗?」

  「老公,我爱你,但你答应人家这两天不碰我的,而且,人家是第一次,心理有点怕。」

  小华可怜地看着我,我也不忍心去欺负她。而且只有两天,两天后,小华就没有借口了。

  「好吧,老婆!」

  小华听了,便抱紧我:「我就知道老公最疼我了。」

  「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啊?」

  「在家里就这样,不许穿衣服。」我贪婪地看着小华脱光光的样子说道。
  小华红着脸低下头靠着我,刚刚玩的太疯了,小华全身发软,很是虚弱,一副似睡非睡的样子,我看着她赤裸的身体,阵阵出神,从来没有发现,这时间过得如此之慢。

  过了一会,我发现小华的眼睫毛一抖一抖的,并没有睡着,我看了看时间,道:「老婆,已经八点半了,咱们起床吧,今天要赶到KM,度咱们的蜜月。」
  「老公,都怪你,人家现在很累,起不来了。」小华撒娇似的,嘟嘟道。
  「可是票已经订好了,总得先把行李收拾一下吧!」

  「不要担心啦,老公,人家昨晚都收拾好了,直接开车去车站就好了,来得及的。」小华睁开了眼睛,看着我道。

  我一听,心里升起一丝丝的甜蜜,小华虽然长得很漂亮,但并不是富家小姐,可以说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样样通,能娶到她是我的福气。

  我们的蜜月旅行就这样开始了,它伴随着小华随时献身。


*******************************************

二、机上挑逗

  出自书香世家的小华,其实是非常保守的,就从穿着来说,小华的衣柜里,上衣最多露到手臂,裤裙没有短于膝盖的,唯一的几套性感点的衣物,还是我以生日为理由买的,保守的小华只能害羞的收下。

  保守的个性,小华只体现在外人面前,在我面前,小华都是无所顾忌的,比如:沐浴后,裹着浴巾到处走;出门前,不避讳的换衣服等等。每次这种情况,我都会被挑逗的欲火焚身,之后必会在小华身上发泄一番,虽然不能碰下身,但也是乐此不疲。

  「老婆,时间不早了,咱们出发吧!」柔香美体在怀,我却没有忘记蜜月之旅。

  「嗯…………」小华撒娇的抱着我,鼻音拖得老长,搞的我心里麻麻的,「老公,人家还是很累吗,都是你啦,人家起不来了。」

  「好,好,老婆乖,你再休息一会,老公先收拾一下,等会出发。」

  「老公真好。」

  离开小华光洁的身体,我收拾了一下,做了点早餐,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吃过饭后刚好赶上飞机,我来到床边,嘴靠在小华的耳边,轻声道:「老婆,起床了。」

  「嗯…………」

  一长串的娇吟,哼的我全身发酥,「老婆,还要赶飞机,上机了再睡,乖。」
  小华是个懂得分寸的女孩,知道时间不多了,就没在耐床,不过在我的要求下,我主动给小华穿衣服,也许是结过婚吧!小华潜意识里把自己当成是我的女人,对我的要求居然没什么反抗就同意了,搞得我又惊又喜,穿衣时肯定会摸摸碰碰的,小华一直说着『老公好坏』,可我发现她也是乐在其中。

  终于登上了飞机,坐在了属于自己的座位上,我和小华相当兴奋,据小华说,她是第一次坐飞机,到了飞机上小华东张西望,这里摸摸那里看看,虽然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但这么一个活生生的大美女,只会让人感觉清纯可爱。

  我一路走在小华身后,看着像个快乐喜鹊的小华,我从内心中感到自豪幸福满足,今天小华的衣服是我亲自选的,一件白色衬衫,一条白色休闲裤,略显紧身,曲线玲珑,凹凸有致,一身的素色更能体验出小华的知性气质,飞机里其它人不时偷瞄小华,眼中难掩欲望。

  顺着这些眼神,我向小华看去,这才发现白色衬衫在光线下有点透明,若隐若现间,一条粉红色的胸罩浮现出来,配上小华鼓鼓的胸部,而小华此时完全不知情,这种清纯中透着知性,纯洁中透着诱惑,激起了在场每一个男人的情欲。
  这时小华似乎意识到了向她投来的众多目光,感觉很不好意思,小脸微红,她却不知道,这表情就是男人最好的催情剂,就连我这个老公都差点将眼睛瞪出来。

  小华发现还是有很多目光投向她,连忙回头拉着我,快步走向自己的座位,坐下后就将自己所在座椅中,似乎这样才有安全感,我当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旅途乘车是枯燥的,在飞机起飞后的半个钟头,小华的兴奋劲才渐渐减退,疲惫感渐渐涌现出来,小华眼睛眯着,看来是累了,而我没事可做,四周看看也没什么美女,可能是小华这个大美女在身边,其它的女人已经不入我眼了。
  最后我还是将目光移到小华的身上,我慢慢靠近小华,右手环抱着她,小华舒服的靠在我身上,表情笑眯眯的,好像在说『老公真体贴』。

  过了一会,我的左手伸向小华的腿,在她大腿内侧抚摸,虽然隔着裤子,仍能感到女友两腿间的温暖。

  小华身体一抖,半眯的眼睛睁的老大,急忙拉着我的手:「坏蛋!这么多人……被发现了怎么办?」

  我一听,就乐了,小华居然没有直接呵斥拒绝我,反而担心被别人发现,这就说明,小华现在是越来越顺从我了,我开心一笑,嘴靠在小华耳边,「老婆别担心,我们这里是靠边的两人座位,不会有人看到的。」

  说话的同时,我的手可没闲着,不断撩拨小华的情欲。

  「哦!」小华一声娇吟,舒服的同时,还不忘哀求,「老公,不要啦,走廊上有人会发现的。」

  看到小华舒爽的表情,我知道小华很是享受,但由于长期封建思想教育,在加上随时会被发现的现状,小华还是放不下,渐渐加大了反抗的力度,我知道再这样下去,肯定享受不了了。

  我这是灵机一动,在大学看过的色情小说中的情节出现我脑海中,我拿出一件外套盖在小华的腿上,「老婆,让我摸摸吧,有衣服盖着,没有人会看到的。」
  小华的脸羞得通红,耳朵被我吹着热气,身体被我搂着,大腿被我抚摸着,渐渐唤起小华身
体的本能,「老公,你好色哦!你这个大色狼。」

  虽然小华这样说,但没有再反抗我,我知道性福的时刻来了。

  小华可爱的样子令我本就有些发硬的肉棒快速勃起,忍不住压上她的嘴唇热吻起来。小华被我突如其来的进攻弄得不知所措,只能被动献上香吻。她很快就被我征服,沉醉在我的热吻中,朱唇贝齿香舌都受到我的挑逗由接受变为迎合,整个身体也软了下来。

  我觉得小华的眼睛太碍事了,就拿了下来放进了包里,一瞬间小华的眼睛眯了起来,似乎我在她眼中变得不真实起来,我可不管她的想法。

  在我的撩拨下小华的身体变得燥热,小华被我吻得轻哼起来,我吮够了她的香舌就放开她,可小华良久才缓过神,见我正看着她坏笑,羞得把脸埋进我怀里撒娇。

  小华显得很累,在飞行的飞机上她迷迷糊糊的很快就能睡着,我将盖在小华身上的衣服给她拉好,让她靠在我肩膀上,我搂着她手在毯子下滑到小华的乳房上轻轻抚摸。

  小华很困,我又没有刺激她的乳头,她瞪我一眼就索性不管我。我享受着小华柔软的乳房,嗅着她的发香,自己也觉得眼皮打架,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悠悠转醒,发现机内昏昏暗暗的,大部分的乘客都睡着了,也许是为了乘客能好好休息吧!我发现手还罩在小华的乳房上,想不到睡着了都没放开。一个姿势保持太久了,我的手臂感觉很麻,于是我轻轻收回手臂,不想弄醒她。小华根本没有醒来,只是继续沉睡。

  这时一股尿意涌现出来,我起身向厕所走去,在我起身那一刻,我似乎看到走道另一边与我并排的那个人看了我一眼,然而当我看向他时,他明明在睡觉,索性不管他,我拉好盖在小华身上的衣服,遮住曼妙的身体,发现没有异样,才向一头的厕所走去。

  到那边居然显示有人,妈的,不知道老子尿急啊!没办法,在一边点了根烟,吞云吐雾,等着那人出来,足足十五分钟,才有一个一脸蜡黄的中年人开门出来,我刚想进去,从门里飘出一股恶臭,操他妈的,我骂了一句,只得稍等片刻,这时进去,估计没尿出来,就吐出来了。

  可他妈老子也被尿憋得不行,没办法了,老子深吸一口气,快速冲进去,解开拉链,一泡黄黄的尿液就泄了出去,爽的老子缓缓吐了口气,可当吸气时,就是一股臭味扑鼻而来,老子咒骂了一句,鸟都来不及抖,就冲了出去,到外面就大口大口喘气。

  对刚刚那人,我真他妈想削死他,一路往回走,还朝两旁搜寻,试图找出那狗日的,即使不打他,也要瞪他一眼,骂他一句,否则还真咽不下这口气,可事不随人愿,楞是没找出那个鸟,我愤愤的走到座位上坐下来,继续四周看了看,没什么发现,气也就慢慢消了。

  在我环顾四周的时候,旁边那个人好像又看了我一眼,可当我看过去时,那人更本就是在睡
觉,操,老子今天怎么老是出现幻觉。

  靠在座位上,小华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渐渐平息了我的愤怒。

  这时我才发现,小华身上的衣服滑了下来,上身的衬衫皱皱巴巴的,我露出坏笑,心想自己的功力蛮高的,居然睡着了还玩着小华的乳房,要不是被衣服挡着,还不知被多少人看到。

  我拉好衣服,手从边缘伸进去,继续在小华的乳房上轻轻抚摸,小华的衬衫和胸罩都是薄薄的,摸起来手感很好,小华并没有被轻柔的抚摸弄醒,我便继续享受。

  摸了大概五分钟左右,觉得这样还不够刺激,我就从小华衬衫的边缘伸进去,直接覆盖在胸罩上,看着衣服下面小华胸部的位置隆起一块,还在不停的随着我的手涌动,我发觉肉棒狠狠跳动两下,竟然便硬了。

  不自觉的手缓缓加上了力道,这时我才感觉到手覆盖的胸罩好像没有正中包着小华的乳房,而像是被推上去,下边缘压着乳头,此时的我像是直接用力揉着小华的乳房,我担心会把小华她弄醒,看向小华,她根本没有醒来的迹象,只是歪着头沉睡。

  看着小华沉沉的睡姿,可爱极了,再联想到衣服里面的情景,我不自觉的有点气苦,妈的,心里咒骂了一句,「睡的这么死,要是换一个人来,把你强奸了都不知道。」

  没想到这句话,像是藏在心底最深处突然蹦出来的似的,使得肉棒又硬了几分,顶得裤子生疼,心中居然隐隐期待着小华被他人蹂躏,我一惊,努力排除着这一念想,可这就像破土而出的嫩芽,生命力旺盛,茁壮成长。

  我颤抖着伸出手,将盖着的衣服拉下,并慢慢将小华的衬衫向上拉,当拉到胸罩上后,隐约中小华嫩白的乳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胸罩只盖住上半部,露出的下半部,被挤压的像个馒头,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舔着,一股乳香刺激着我。
  我不由将胸罩继续向上推,乳房的头头终于全部漏了出来,我就像个婴儿般,将乳头吮进嘴里,不断地大力的吸吮,啧啧有声。

  这么大的动静,小华迷迷糊糊的似乎醒了,双手无力的推着我的头,喃喃的道:「老公,你怎么又来了,人家真的很困,让人家睡一下好不好。」

  小华可怜的声音令我清醒了过来,我松开嘴中的乳头,抬头看着小华,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我心中一阵自责,再低头看去,小华的乳房上居然有一道道被抓的印迹,一条一条的,可以断定是手指压出的痕迹,想到刚才自己的疯狂,我心里的愧疚就更浓了。

  可是心里又是一想,刚才用手捏小华乳房时,好像并没有用多大的力啊!
  也许是小华的处女乳房太嫩了,经不起蹂躏吧!

  我整理好小华的衣服,这时机舱内的灯也亮了,喇叭中说半小时后降落,我轻轻叫醒小华。

  小华无力的睁开眼睛,「老公,人家怎么越睡越累啊!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心里一惊,用手摸摸小华的额头,「不会是生病了吧,可是额头不热啊!」
  小华揉了揉眼睛,好像一下子清醒过来似的,用手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的道:「臭老公,说,刚刚是不是乘人家睡觉,偷玩人家......」可能是小华意识
到自己话的不妥,脸一瞬间红了,跟熟透的苹果似的。

  我只能讨好的笑着,不断求饶。

  看着我滑稽的样子,小华笑了,「哼,看你还敢那么用力抓人家。」

  「不敢了,老婆,饶了小的吧!」

  「哼,知道错了?」小华说着说着,凶巴巴的摸样再也装不下去了,笑道:「这次就算了,
要是下次再将摸过人家下面的手放到人家嘴里,我要你好看,哼!」

  「是,是。」我谄媚的答道。

  当回味过来小华的话后,我楞住了,什么摸下面,什么放到嘴里,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不会小华这丫头被我摸的爽了,做春梦了吧?我惊疑不定。

  「老公,人家下面都湿了,黏黏的,难受死了。」看到我楞神,小华悄悄靠在我耳边道。

  我听了,心中一阵异样,「死丫头,不会是做春梦了吧!发春了?」

  「你才发春呢!」小华哼了一声,到我耳边,悄悄的道:「老公,你怎么知道人家做春梦了,人家梦中梦到你给人家开苞呢!好爽哦!」

  一瞬间,我瞳孔睁得老大,传统的小华居然说出这种话,不会是被我这几天随时随地不分场合的调教,变得春心澎湃春情荡漾了吧!

  看着因为说出那样的话,而俏脸更加红润的小华,我从未有过的期待着今晚的来临,我不再理会对小华的保证,我要让小华今晚毫无保留的成为我的女人。

********************************************

三、初到旅馆

  满怀期待与激情的我,恨不得此时就飞到旅馆,体验人生大事。

  到达km时已经是下午了,我们先去租机车,然后到预定好的旅馆,这旅馆是我在网上预定的,从网站上的资料看出,旅馆的设施很好,主要是环境清静,房间里的浴室相当大,最主要也是我选中这家旅馆的原因,是浴室中有蒸汽淋浴,因为我们新婚的家里就是这种浴室,而且小华已经习惯了使用,所以当看到这家旅馆的设施时,小华就一锤定音了。

  我们下了车后,走进了这家旅馆,从外表上看,没有什么特点,也就是大众化的楼房,柜台是一个快三十的男子,他很热情的招呼我们,领我们至房间,当然这小子慇勤的对象是我的小华,要是只有我一人的话,相信这小子都懒得招呼我。

  这间旅店没有电梯,只有一个主楼梯跟员工用的后门梯。我们的房间在二楼左转第一间,房间很大,有个大梳妆台与电视,靠街道有两个窗户面对着街道,而另一个角落则是阳台的窗户,可是这阳台窗户外不是阳台,而是一个连接小走廊,走廊转角后他们放扫把与免洗牙刷肥皂的地方,应该就是所谓的工具间。当然最主要的是隔间的浴室,拉开门,里面居然跟家里的浴室差不多大,小华兴奋的欢叫一声,就把蒸汽打开了,反正是花钱住的,不用白不用。

  我放下行李后,看着小华一脸疲惫,我跟小华说去外面弄点吃的,让她先去浴室蒸蒸,解解乏,小华当然不会反对,主动亲我一下,「老公真好,人家现在不饿,就是累的要命,好想睡一觉。」

  我心疼的将小华揽入怀中,亲上了她柔软的双唇,本来想安慰一下,可一接触小华的身体,我的手就不老实起来,双手游走小华的身体,轻轻抚摸着。
  兴致来了后,舌头不等她反应就长驱直入她的嘴里,拚命地缠绕她的香舌,两手也没闲着地往她的身上游移。虽然小华的手有意无意地反抗,当然抵挡不了男人粗壮的手。
  
  然后我把手伸进小华的衣服里面,从后面打开了她的胸罩。我们抱在一起接吻,我用舌头来回在她的嘴里舔,双手不断地轻轻揉搓着她的两个奶子,不断地亲吻她的脖子和胸前露出肉的地方。
  
  「不要啦!老公,人家现在很累……喔……喔……」
  
  我的手早已绕到前面来,覆盖住她的胸部,我温柔地搓着她的胸部,还不停地用手指刺激她的奶头。忽地一下小华被我扔到了宽大的床上,接着我快速地脱光自己的衣服,跳到床上,走了两步赤裸地站在小华的正上方,从高处俯视着床上这个清丽可人的美人,胯下火热的肉棒直挺挺地在空中摇晃,对着小华点着头。小华惊慌地转过头闭上眼睛不去看那丑陋的东西,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去洗个澡。」说罢就要起身。欲火焚身的我哪能让她如愿,立刻跪在她的小腹上,抓住她的双手就拉到了头顶,低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俏丽面容,不由的低头吻了上去。
  被我压在身下无赖般地侵犯着,小华红着脸也不吱声。看着身下清雅而又散发着清纯气质的女人在自己的挑逗下露出平时难得一见的羞涩和无奈,我的小腹更加的难受,就觉得热血上涌,不自觉地用力地顶了小华一下。

  「嗯!」小华清淡的呻吟了一声,接着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子。「嘶!」我猛吸了口冷气,那嫩滑无比的小腹一下子就贴到了他的要害,虽然还隔着一层衣服,可是那轻如羽毛,令人销魂蚀骨的绝妙触感简直可以令我随时为之喷发。
  我吸了口冷气,下体稍微离开了些,爬在小华耳边色迷迷地说:「老婆,今天咱们就入洞房吧。」小华转头睁开眼睛望着我,眼神中有着莫名的意味,有羞涩、有甜蜜、有欢喜、有害怕。

  「老公,人家今天就给你,但人家的第一次,不想就这样,等人家洗过澡,将完美的自己送给你好吗?」

  原来小华也打算将身体给我,我开心的笑了,知道女人对第一次都很看重,如果现在强要了她,相信小华也不会反抗,但心里肯定有遗憾,我深吸了几口气,压下心中的欲火,「老婆,那你可得将自己洗干净了。」

  说着,我的手拍在了小华的臀上,「去洗吧!多蒸点时间,我可是随时都会去吃了你的。」

  「嗯。」小华一声娇吟,瞥了我一个媚眼,搞得我心痒痒的,手不由自主向她伸去,小华一个侧身闪了开去,一路娇笑着冲进了浴室。

  我苦笑着看了看下身的帐篷,这个小妖精,将老公挑逗的不上不下的,自己闪人了,一点没有身为人妻的自觉,我不怀好意的向浴室那边看了一眼,有种不顾一切冲进去的冲动,深吸了几口大气,平复一下。

  目光一转,无意中好像看到另一边角落的窗子闪过一个影子,心里一惊,莫非有贼,我蹑手蹑脚走到半开的窗子,伸手一推,外面依然是连接小走廊,放着杂物,没有异样,我吐了口气,怪自己神经过敏,虽然出门在外,小心谨慎是应该的,但神经兮兮大惊小怪就不对了。

  「老公,在吗?老公?」浴室中传出小华娇娇的呼声。

  「老婆,怎么了?」我随口回了一声。

  「人家没有拿内衣,你帮人家拿进来。」

  我心里一乐,这小华,刚刚火急火燎的冲进浴室,现在才想起没带内衣,我摇了摇头,灵光
一闪,脑中滋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我大声道:「老婆,房间就咱两人,没带内衣怕什么,等会光着身子出来也行,哈哈。」

  想到得意处,我大笑出声。

  「流氓,坏死了,死老公,臭老公。」浴室中传出小华娇骂声,可是听在我耳中,更令我心怀大畅。

  「敢骂老公,我可要进去了,等会可惩罚你。」

  被我一吓,浴室中没了声音,想必小华正红着脸,害羞呢!

  我穿好衣服,拉开房门,出去买点吃的,一整天没怎么吃东西,早就饿了,为了有充足的体力伺候新娘,我可要吃饱喝足了,带上房卡,关上房门,推了推,发现关死了,顺着楼梯下去。

  「先生,请等一下。」

  身后传来叫声,我本能的停下脚步,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梳着分头的中年男子向我走来,身材与我相仿,略胖,面带微笑的看着我,我一楞,觉得这张脸有点眼熟,可一时想不起来,「请问,你是?」

  看到我并不认识他,中年人露出一丝尴尬之色,「呵呵,我是这家店的老板,我姓季,咱们可是第二次见面了。」

  看到我任然一副不解的模样,他用手指了指天上,「今天的飞机上?你右边?」
  被他一提,我眼睛一睁,仔细看了半天,好像这小子就是飞机上的那个2b,只是当时戴着眼镜,难怪我一时没有认出来,不过一想到这小子在飞机上,可能看到我玩弄小华的场景,我居然不知不觉硬了,这一发现,让我心里老大的不适应。
  看着我在发呆,他主动笑道,「老弟,我这店还行吧?」

  我呵呵一笑,「季老板说的哪里话,您这店既宽敞又舒适。」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写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还是有的。

  「哈哈,呈老弟吉言,咱们也算是相识了,若不嫌弃,就叫一声季哥吧!」
  「季哥,小弟将##。」

  「老弟,你这是?」

  「不瞒季哥,这坐了一天的飞机,早就饿了,正准备去弄点吃的。」

  「老弟,相遇即是缘,如不嫌弃,老哥请客,咱哥两喝几杯。」

  「这……这个……」

  「怎么了,老弟,不会这点面子都不赏脸吧?」

  看着季哥这么热情,我还真推辞不了,「老哥,你误会了,实话跟你说吧,小弟这次是来是度蜜月的,内人正在房间里呢!」

  不知是否我的错觉,听到我说到小华,季哥眼中一亮,他兴奋的道:「老弟,这你就拿我当外人了吧,既然还带着弟妹,那就带过来,一起吃,老哥就喜欢结交朋友。」

  我犹豫了一下,「那好吧,季哥,你安排吧!」

  「哈哈,就知道老弟是个爽快人,正好晚餐应该准备好了,老弟去叫弟妹吧,等会来一楼找我。」

  「好的,一会就来。」

  站在浴室门口,我轻轻敲了敲门,大声道:「老婆,出来吃饭了。」

  里面传出略显疲惫的声音,「老公,人家刚洗好澡,还没泡泡呢!」

  「吃了饭再泡吧!遇到个熟人,别人请客。」

  「这里也能遇到熟人?谁啊?」

  「跟我们搭乘一架飞机的,刚认识,快点出来吧,别让人家等久了。」
  「好吧!你把衣服拿给人家。」

  要是在以往,我肯定不会主动将衣服拿给小华,没有占到便宜,心里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可现在刚认识季哥,第一次吃饭,总不能迟到太久。


*********************************************

四、酒桌淫事

  小华穿好衣服后,我们一起下楼了,小华任然戴着她那高度数眼睛,两只手抱着我的手臂,几乎挂在我身上,看来小华确实比较累,今天小华的衣服可是我特意挑选的,也许小华太累了,并没有多计较。

  内衣是薄薄的透明的蕾丝,上身穿一件小背心,凸显乳沟超深,再搭一件小运动短裤,坐下来从旁边都可以看到内裤,这样的搭配可是我送给小华的生日礼物中最暴露的一身,可小华穿的次数屈指可数,更是从没有穿出去过。

  但是这次,小华居然没有反对,也许累是一方面原因,更大的原因应该是远离老家,从小一直接受封建教育的小华,骨子里是有叛逆思想的,不过由于小华的乖巧,一直没有暴露出来,现在处于一个陌生的环境中,保守的封建思想渐渐被大胆奔放所取代。

  当我们到达一楼时,没想到季哥居然一直等在这里,看到我们,他招手示意我们过去,我注意到季哥在看到小华时,那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就差流口水了,也许是小华这样的穿着太少见了,我对季哥的表现没有一丝不满,反而心中充满得意。

  走到近前,季哥才回过神来,他赶紧赔笑,「失态了,抱歉,老弟,没想到弟妹这么漂亮,真羡慕老弟,呵呵!」

  这季哥还真会说话,一句话令的略带不满的小华,满脸喜悦,哪有女人不喜欢别人说自己漂亮的,我得意一笑,「呵呵,季哥说笑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内人小华,季哥叫小华就行了。」

  「好,好,老弟,小华,来,咱们进屋吧!」

  季哥前面带路,刚进屋就大声嚷道:「晓萍,饭好了没?客人来了。」
  厨房中一个好听的声音传来,「快了,还有个汤就好了。」

  一个的熟女从厨房中走了出来,穿了件束身黑色细腰薄裙,刚刚遮住大腿的蕾丝裙摆下是裹着透明黑丝圆滑玲珑的小腿,更显得她的身体凹凸有致,诱惑之极,季哥介绍,「这是你们嫂子。」

  我和小华礼貌的叫道:「嫂子。」

  熟女欣然一笑,更具诱惑,看的我眼都直了,「呵呵,真是一对俊男靓女,别嫂子嫂子的,就叫萍姐吧!」

  我和小华又同时叫道:「萍姐。」

  熟女更开心了,喜笑颜开,「好了,先坐坐,马上开饭。」

  萍姐进厨房后,季哥带我们到方桌边坐下,季哥盯着小华道:「弟妹眼睛近视吗?这镜片够厚的。」

  小华不好意思的道:「是啊,度数好高的。」可能是数字太吓人,小华不太好意思说。

  想到因为小华近视而发生的一些浴室淫事,我笑了,「她啊,摘了眼睛,可就成了睁眼瞎了,站在她对面都认不出你,我真担心,哪次她将别人当成了我,那我就亏大了。」

  小华笑着锤了我一下。

  但季哥听到我这玩笑的话,居然点了点头,好像深有同感的样子,妈的,搞得我郁闷不已。

  方桌刚好四边,小华坐在我左边,季哥做我对面,我右边是留给萍姐的,看到这样的分配,我居然暗暗心喜,可以近距离端详萍姐这个熟女了,可能是太久没做爱了,对于萍姐我实在是没什么抵抗力。

  「来来,吃饭哪能不喝酒,老弟,酒量还行吧?」季哥豪爽的笑道,手中不停,从地上的箱子中拿出四瓶啤酒,几下就全开了。

  说实话,在社会上混的,哪有不会喝酒的,但酒场上一斤你得说半斤,半斤的说三两,我腼腆一笑,「季哥见谅,小弟酒量不高。」

  季哥听我这么说,撇嘴一笑,也不接我的话茬,「难得相遇,酒得喝的开心了。」

  这时萍姐将最后一个汤端上来了,我才注意到萍姐的腰居然那么细,那件细腰薄裙简直是给萍姐量身定做的,当萍姐坐下来后,我眼睛差点瞪出来,薄薄的裙子下,隐隐的胸罩若隐若现,我断定,肯定是黑色的。

  在我楞神时,左腿传来一阵剧痛,我倒吸一口冷气,萍姐注意到了我的异样,关心的道:「小将,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知道肯定是小华吃醋了,讪讪一笑,「呵呵,没事,呵呵!」

  我的傻样令小华更是不满了,拧在我大腿上的力道又加大了几分,我赶紧伸出左手抓住小华的手,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小华,我的眼神果然管用,小华松开了手。

  季哥站了起来,将开好的四瓶酒分给了四人,我本来认为小华会推辞的,她的酒量一项不好,哪知道小华像是赌气似的,将酒向自己面前挪了挪,那样子一看就是『这瓶酒我的了』,我可不能让小华喝醉了,「季哥,小华酒量有限,不能让她喝多了。」

  「老弟,这你就不对了,弟妹都没说话,你就不要管了。」

  我还想再说,哪知道小华开口直接堵死了,「一瓶酒我还是能喝的。」
  我讪讪的坐下,有种教训小华的冲动,她哪知道,酒桌上你开口了,怎么可能只有一瓶酒,不过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再说了,顶多等会帮她挡挡。

  将杯子倒满后,季哥举起道,「相逢即是缘,咱们既然遇见了,就好好珍惜这份友谊,来,先干了这杯,庆祝我们相遇。」

  这开场酒没说的,小华和萍姐都是欢呼一声,跟个女中豪杰似的,一口酒干了,我担忧的看了小华一眼,发现小华虽然皱着眉头,但没什么异样,于是我也干了。

  「既然相遇了,这第二杯当然是,祝我们友谊天长地久,来,干了。」
  「这第三杯女士们可不能推辞,祝两位女士永远年轻漂亮,来,喝。」
  妈的,这他吗一口菜没吃,就连干三杯,我这个大男人还没什么,可两位女士可不行了,尤其是小华,此时一脸苦瓜样,还一边揉着小肚子,我可不能让季哥再来了,不等他开口,「呵呵,季哥说的好,我两这次是度蜜月来了,遇到季哥萍姐是我们的荣幸,我敬两位一杯。」

  喝完后,我连忙道:「季哥,先缓缓,我跟小华一天没吃东西了,咱们先吃点菜,再喝。」

  萍姐嗔怪了季哥一眼,笑道:「就是,吃菜,不要理他,你们季哥就是个酒鬼,外号千杯不醉,小将可得悠着点。」

  季哥也是赔笑道:「都是我不好,一喝酒就不知轻重,吃菜吃菜。」

  听到季哥的外号是千杯不醉,我一乐,其实我也有个外号叫千杯不倒,这可是无数场拼酒的战绩的来的,但酒桌上留一线的道理我早就深得要领了,就这样我和季哥你来我往,就见空酒瓶满地都是,一人一箱啤酒就这么完了,桌上的菜也吃了一半了。

  我脑子有点晕了,小华都喝了两瓶了,这时候正可爱的揉着额头呢!萍姐比小华强多了,喝了四瓶,醉眼朦胧的。

  又是几瓶下肚,手都不听使唤了,筷子被我碰地上了,季哥还在喝,果然是老酒鬼,我这个千杯不倒在他面前好像还不够看,蹲在地上找着筷子,半天没找到,一抬头,发现小华的短裤居然只包着半边屁股,小内裤若隐若现,修长匀称的美腿一动一动的,晃得我眼花,再看右边,萍姐的裙子也是如此,两腿张开,内里黑洞洞的,定睛一看,原来萍姐穿的是黑色内裤。

  看到我半天没上来,萍姐颤颤的声音道:「小将,怎么了?」

  我一惊,赶紧从桌底缩了出来,「筷子不知掉哪了,找了半天没有。」
  「不要找了,我重新拿一双。」

  我赶紧坐好,接过萍姐给的筷子,继续与季哥拼酒,不过这时脑中挥之不去的,是小华和萍姐两人的美腿和内裤,一个透着纯美,一个透着熟美,搞得我心里痒痒的。

  我忍不住伸出左手,放到了小华的美腿上,轻轻的抚摸起来,小华身体一抖,抬起迷茫的眼神向我看来,我赶紧向她眨了眨眼,只是脑子昏昏沉沉的,动作很是僵硬,但小华看懂了,用水汪汪的媚眼瞥了我一下,就不管我了。

  我心里一乐,看来真是酒壮人胆,我和小华居然都没有觉得这样不好,我得寸进尺的将手伸到小华的内裤上,隔着内裤触摸上了小华的齿丘,哦,软软的,热热的,用手轻轻按了按,感到小华的身体都在颤抖,看来是触到小华的私密地带了。

  「来,老弟,再喝。」

  我心里将季哥骂了十八遍,简直是个酒桶,硬着头皮喝下去,胃子里翻江倒海,看来到极限了,我说了声去下洗手间,就歪歪扭扭的冲了出去,到了厕所就哇哇的吐了出来,吐了不知多少,心里舒服了,这就是啤酒的好处,要是白酒可就不同了。

  回到桌上看到小华和萍姐居然又被季哥劝着喝酒,心里咒骂一句,不得不上前,我可不能让我的小华喝醉了,今晚还有人生大事等着我俩探讨呢!我硬着头皮道:「季哥,咱俩喝。」

  看到我过来,小华迷茫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也许是酒喝多了,小华趴在桌边,头向右歪着,正朝着我,我担心的看去,哪知正看见小华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还不断眨着,小嘴小鼻头红红的,我楞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小华不想喝酒,装醉呢!

  一直以来,小华在我心目中都是很聪明的,在学校的奖状拿到手软,现在小华在装醉,我当然极力配合,一边继续与季哥喝,一边将右手放在小华双腿上,不停抚摸,还不时触摸到腿根处,我注意到,每当那时,小华的身体都会不自觉的颤抖,我邪恶的笑了,小华装作恶狠狠的瞪我一眼,取下眼镜放在一边,就将脸趴在臂弯中,休息去了,肯定是酒喝多了。

  终于,在我的诅咒中,季哥起身上厕所了,这他妈的,而萍姐也是趴在桌上,趁此机会,我加大对小华的挑逗,手指从薄薄蕾丝内裤的边缘伸进去,抚摸着小华最圣洁所在,但碰到一粒小豆豆时,我感觉手中一片湿润,看来小华也是有感觉了,而小华身子一抖,转过头来,小脸羞红的瞪了我一眼,就不再管我了,我心里一乐,加大挑逗,小华的身子更是颤抖不已。

  正当我玩的不亦乐乎时,一抬头,居然看到季哥站在桌边,双眼死死的盯着桌下小华的双腿,妈的,这他妈是什么事,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看了多久?我居然一概不知,此时我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一丝快感传遍全身。

  就在我心里不知什么滋味时,季哥也发现我在看他,两人眼睛一对视,季哥居然冲我淫荡一笑,我尴尬的要死,悻悻然的收回手,两人重新做好,接着拼酒,而为了表示我不会做出刚才骚扰小华的举动,我的左手一直放在桌子上,还晃啊晃的,以表达自己的清白。

  又喝了一会,我头昏的要命,酒劲上来了,头一低一低的,看人都不清楚了,而季哥居然又举着酒杯过来,我无语了,也许是眼睛模糊了,我觉得季哥现在都是用左手向我敬酒的。

  一时酒劲又涌了上来,来不及说话,我站起来就向厕所冲去,妈的,这酒就跟马尿似的,又是哇哇的吐了一推,心里又舒服了,脑子也清醒了,这也许是我的体质吧,喝啤酒每次只要吐出来就好了。

  回到酒桌上,眼睛也不再发花了,举起酒杯向季哥看去,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季哥看到我向他看去,居然表情一阵不自然,还尴尬的避开我的目光,我也没在意,「来,季哥,喝,剩下这瓶喝完就结束吧!」

  这次居然很是顺利,季哥没再反对,结结巴巴的道:「好,好的,喝完结束。」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喜,妈的,终于有盼头了,反正剩下的也只有三杯,现在全身充满干劲,举起这杯,仰头就想干下去,只是我注意到旁边小华身子一抖,这次好像比刚才抖动的都厉害,小华抬起头来,凶巴巴的,气鼓鼓的瞪了我,我还认为她怪我不要命的喝酒呢!我冲她尴尬笑笑,看到对面的季哥慌忙将右手从桌下拿出,并将左手中的酒杯换给了右手,两人碰了一下,又干了。

  之后,发现小华又趴下了,看来是真累了,我与季哥又连干两杯,结束了这顿酒席。

  我扶着小华,发现小华身子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看来醉的不轻,我道:「季哥,今天多谢款待。」接着又推了推萍姐,「萍姐,萍姐,我们回去了。」
  哪知道,萍姐一下子站了起来,还呵呵一笑,「终于结束了,这酒鬼每次都这样。」

  我目瞪口呆,这萍姐,看来是拿季哥没办法,才想出这装醉的法子,我又看了看被我搂着的小华,她刚才也在装醉,不知怎么样。

  告别了季哥萍姐,我扶着小华向楼上走去,临走前居然发现,季哥盯着小华一直看,好像恨不得吃掉似的,妈的,真他妈酒后见真性,看来他也不是个好人,说不定招待我,是对小华图谋不轨。

  到了二楼门口,我拿出房卡,打开了门,哪知小华一下子站直了,还冲我嘻嘻笑着,「老公,人家装的怎么样?」

  虽然心里知道小华是装醉的,但还是表现出一幅惊讶的表情,「你,没醉。」
  「嘻嘻,当然没醉。」接着小华又一幅气鼓鼓的样子,「你们这些臭男人,一个个都是酒鬼,不要命的喝酒,哼,要不是我装醉,现在肯定不省人事了。」
  我赶紧谄媚的赔笑,「呵呵,老婆真聪明,老婆是我见到过,最聪明的人。」
  夸小华这招每次都管用,你看,我说了后,小华开心的笑了,「就你会说话。」
  我也呵呵一笑,小华接着道:「之前人家还没好好的泡泡澡呢!就被你叫出来了,现在人家还要去泡澡。」

  「去吧,去吧,泡的白白净净的给我吃。」

  「哼,臭老公,整天就知道欺负人家。」说这话的同时,小华好像想起了什么,脸一下子红了。

  其实现在,我和小华虽然能够正常交流,但那些酒不是白喝的,两人都是脸上红红的,脑子晕晕的,也许酒劲上来了,就撑不住了。

  这顿饭吃得,真让我无语,不过能够近距离看到萍姐这个熟女,还是很值得的。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7788yoke 金币 +5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相关链接:

上一篇:我和妻子的一次新鲜体验 下一篇:奇怪的三人组合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